5524澳门24小时-欢迎您

翻页   夜间
澳门24小时5524.com > 孟天帝 > 第一章 泥胎与龙虎
    《孟天帝》来源:
    农历正月二十六。

    雨水。

    春天里的第二个节气。

    都说雨让白天变短,让黑夜变长。

    若是一天到晚都处在这种压抑的雨天,会让人心情很阴郁。

    但雨水节气里的雨,却充满了一股人情味和雨意濛濛的诗情画意。

    飒飒!飒飒飒!

    一把挥舞在空气中的剑条,在雨雾朦胧的院子中时挑,时拨,或挽,或掠,发出了密集如连珠般的破空声!

    这是在昆丘南郊乡下的一座农舍小院子中,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年正在院中演练剑法。

    少年人步伐在院子中错落有致,似乎按照的是一种特别的规律。

    哗啦~

    布鞋踩踏之间,在裤脚四周飞溅起大片泥点!

    院子里将剑法演练的已经有九成火候的人叫做孟年。

    他所演练的这招剑法,名叫“引敌剑”,往往一剑递出,随便敌人任意变招,都有一个陷阱在等着敌人,有种引着敌人步入陷阱的意思,故此得名。

    孟年今年才十六岁,如今已经每一剑递出都暗藏陷阱了,可以说已经将这门变化多端的剑法练得趋近大成了。

    嚯嚯嚯!

    木剑条抽打空气,斜劈而过。

    孟年手腕连动,一双眸子中黑白分明,不带杂质,看起来十分的深邃,注意力紧跟着剑身而走。

    有些剑法变化的难度,对身体要求极高,一般人绝对做不出来。

    “我这一世生下来就先天不足,身体精元亏损严重,用了十五年才慢慢补回来,将身体变得和普通人一样,才能开始练剑法……”

    孟年一边演练剑法,一边心中喃喃。

    在一年以前,他的身体绝对做不出来这些高难度动作。

    而如他内心活动。

    显然,少年有着另一个世界的记忆。

    呼~

    院中,孟年收剑停住,看向了一个方向。

    在自己的庭院屋舍中传来了说话的声音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它出现了?”

    “嗯,这就是我来找你的原因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屋里有两个人。

    一个人是他的四叔。

    四叔是这一世孟年唯一的亲人,也是将他收养长大成人的人。

    另一个……是一个气质危险的人,眼角有一道疤。

    他是刚才来的。

    因为他突然出现看见了孟年练剑。

    孟年还与之交了手。

    只不过一交手,他就被那人完全虐打了。

    那人只用了一剑就挑败了孟年,堪称瞬间秒杀。

    他是来找孟年四叔谈事的,应该与什么东西出现了有关。

    然后两个人就进了屋子。

    练完了最后一遍剑法之后。

    孟年没打算去偷听,便索性走出了院子,在院门口的柳树下思索起来刚才那一剑:

    “梅天理那一剑刺来,几乎令我呼吸心跳都停止了,天底下竟有这么厉害的剑法。”

    他说的就是刚才那个危险的人,来自昆丘城梅家。

    “一花开两朵的绝技。”

    当时那梅天理一剑刺来,好似寒冬腊月里的梅花树上,突然开出两朵花,死亡一般的艳丽!

    孟年回想起来有些羡慕梅天理的剑法,然后忖思:

    “四叔说梅天理在泥胎境罕见敌手,看来是真的。”

    泥胎境是武人修炼的第一个境界,他和四叔,以及这梅天理,都可算得上泥胎境的。

    只不过,剑法有高下,让梅天理的实力更胜他叔侄二人。

    泥胎境之后。

    下一个境界,是龙虎境,能发出劲力,比泥胎境的招式则要强多了。

    虽然孟年对于这梅家的人心中有很强烈的不舒服。

    但不得不承认这人是自己见过的,包括四叔在内的最厉害的一个人了。

    就算是村中猎户中的村长儿子,可以独自一人猎杀狼王的好猎手,恐怕也要在这人那剑下乖乖等死。

    他能一瞬间刺出两剑。

    就好比决斗时突然多出了第二个人。

    这种技巧,说是同境无敌手,也不吹牛了。

    此时水雾朦胧,罩住了村庄,许多家的灶房上烟囱口都升起了炊烟。

    烟与雾分不清般交织在一起,笼罩了这个小村庄。

    孟年才在门口待了没多久。

    没想到四叔和那梅家的人进去屋子后,一会儿就出来了。

    四叔手里还带了一个长长的蓝布包裹。

    “这不是四叔的猎狼刀吗?”

    孟年心中惊奇,似乎已经察觉到了什么。

    孟安与梅天理走出了门外。

    中年汉子一脸凝重的叮嘱道:

    “小年,那头银背狼豹出现在了小庄村,四叔要跟朋友去一趟。”

    他慢慢走进了孟年身边,摸了摸少年的头,语气慈和的小声道:

    “若能合力诛杀了那头畜生,有了狼豹的浑身血肉骨骼给你补充营养,你就可以练拳架子了。”

    “四叔这次出去,可能得三五天,这几天在家里,你自己做饭吃吧。”

    临走前,汉子似乎又想起了什么,回头凝重的叮嘱道:

    “记得晚上门一定要关严实,门上那两张血符要是粘不牢了,一定要用浆糊再刷一遍,它能预警邪祟。”

    孟年心中一跳,立刻点头记在心里。

    因为。

    世上有鬼。

    汉子说完了,那梅天理已经不耐烦在催了,还用阴翳的眸光扫了一眼孟年。

    “猎杀狼豹,四叔,你去的话,要小心一点啊!”

    孟年最后担心道。

    汉子应了一声,抽了口随身带的旱烟,拍拍孟年的肩膀,转身和梅天理打了声招呼,就走向了村口。

    然后,少年的眼中就只剩下了通往村庄之外小路上的两个背影。

    目睹四叔离开后,孟年回到屋子,心中明白。

    “为了给我补充营养练武吗。”

    孟年感动。

    他此世生下来,就被四叔告知自己的父母死了,是四叔一个人将自己拉扯大,跟父亲没有区别。

    下午。

    孟年继续在院中练剑。

    虽然自己的剑法被强大的梅天理一剑秒杀了,但这就跟吃饭一样,总要一口一口吃。

    将滚瓜烂熟的剑法再练了三遍后。

    他走去厨房,于是小村庄灶房烟囱的炊烟,又多了一家。

    呼~

    吃完了饭,孟年拌了一些浆糊,将大门口和屋门的几张符纸露出来的缝隙,重新用浆糊再刷的紧实一些,过程中很是认真,没有丝毫怠慢。

    因为,邪祟是真的存在的。

    他小时候甚至遇见过。

    虽然符咒只能预警,不能克制,但有了准备之后,心中就有了底气,对付一般鬼物,只要心知根底,精神上不怕,鬼就算进门也拿他没办法。

    所以,符纸预警,提醒有鬼的信号还是很重要的。

    做完了这一切之后,孟年便继续在院子中练习剑法。

    “虽然我已经知道剑法是穷把式,比不得真正的武道拳架,甚至这门剑法比今日的梅家那人的那门绝技,威力也差的不是一星半点,但也不能就不练了。”

    就这样。

    匆匆间两天时间已经过了。

    这期间,村长来了一趟,说是小庄村传来消息,赶往他们那里的五个高手,已经全都进山了,当天据说就和银背狼豹碰面了,可惜被跑了。

    今夜没有雨水。

    无风,无云。

    月光很皎洁,照射进了昆丘千家万户的窗台,洒落大地一片银辉。

    某座山峰上,有狼嚎啸月。

    孟年家的小院子外,陡然刮起了一股阴风,带着能令窗台结冰的寒气,在门外盘旋。

    伴随着“呜呜”的声音,令人毛骨悚然。

    “啪嗒”“啪嗒”

    屋外老旧的木门,在扇动着,始终没能打开。

    硬邦邦的床上,孟年突然睁开眼睛,看见了门口闪烁红光。

    他心头一跳,那是符咒示警!

    他从床上爬了起来,却突然感觉到了一股凉气。

    旋即。

    他抬头看向了房梁。

    哗啦!!

    房梁上一张脸,垂下头发,正对着他。

    “小年。”

    森冷的鬼音幽幽传来。

    令房梁结出了冰霜,不知为何,鬼音语气却带着无限的感伤。

    孟年闻声后全身打颤,牙关紧咬,盯着这张脸,心中疯狂跳动:

    “这么倒霉,当真被邪祟进门了。”

    他强吸一口气,不敢说话应声,心中大声打气。

    “四叔说过,若真是被邪祟进门了,一定不要怕,一怕气势就弱了,反而会被鬼吸取阳气,这鬼现在在用幻觉影响我,变成了我四叔的脸,就是想吓到我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怕,它就拿我没办法,一会就走了。”

    房梁上的脸却继续道:

    “小年,我是四叔。”

    “一天前的晚上,我与梅天理联手将银背狼豹打下悬崖,但他为了独吞银背狼豹,从背后偷袭我,将我害死。”

    “我死之后被今晚上的月圆阴气刺激没当场消散,魂儿本着最后一口心气回到了家提醒你。”

    “他与我互相知根知底,既然有胆子杀了我,对咱家的财物定然也不会放过。”

    “料想他再过三天就会回来告诉你我的死讯,他肯定会说我是自己不小心坠崖而死,你不能等他来,他能对我下手,对你肯定也不会手软。”

    “四叔被阴气刺激短暂为鬼,长期奔袭之下,魂轻灵弱,说完这番话就要消散了,最后的话,你一定要记住……”

    “明天天一亮,你就带着四叔藏在灶台下面墙根处的银子和你爹的遗物出村,去昆丘城中,把箱子里的身份令牌交还家族,念在你父亲份上,家中定然对你不薄,四叔已经死了,不能再保护你了,只能行此下策。

    若有幸,等你在本家修炼有成,再为四叔报仇罢……”

    冷幽幽的复杂声音到最后已经越变越小,最后就好似风中的一点烛火,完全消失熄灭了。

    屋内月光更冷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孟年突然从床上惊醒,大叫一声,醒神才发现自己全身已经湿透了。

章节错误,点此报送,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。

5524澳门24小时-欢迎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