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524澳门24小时-欢迎您

翻页   夜间
澳门24小时5524.com > 唐朝极品公子 > 第141章 皇上安排的
    胡尔汗听了,不禁面露喜色,笑着接过沈不易手里的银子,“我听恩公的,那,这银子,我收下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,又往前凑了凑,“恩公,请吩咐,要我胡尔汗做什么。”

    沈不易一时间有些挠头。

    “这个,时机未到,到时候,我会去找你。”

    胡尔汗点点头,“好,恩公如有需要,去东市煤炭场,提我胡尔汗的名字,没有人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好,我记下了。”

    这边煤炭的事情刚刚处理好,前院又有人跑来了。

    “少爷,您快去看看,前面门口又,又来人了。”

    我去。

    我沈不易家里,这是要赶集吗?

    他娘的,老子到现在,饭都没的吃一口。

    大门口,江安笑嘻嘻的站在那里,在他身后,几个挑夫,挑了几个竹篮,依次站在那里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江安大哥到了,快里面请。”

    沈不易笑着拱手迎接。

    江安也抱拳回应,然后一脸笑意的说道:“这几日,我们东家从西域弄了点小玩意回来,差我给沈大人送些过来。”

    又送东西。

    沈不易知道,这东西,恐怕比那三个波斯舞姬更加烫手啊。

    “这个,沈某实在是受之有愧,受之有愧。”

    虽然嘴上这般说,可却不得不迎着头皮收了下来。

    这些东西,不收也得收啊。

    “江安大哥,屋里喝茶。”

    虽然还饿着肚子,却不得笑着招呼。

    江安摆摆手,“不了,我还有其他事,咱们改日再喝。”

    说完,让人把竹篮一放,转身而去。

    沈不易无奈的摇摇头,只得命人把这些东西搬到屋里。

    打开来,里面是一些西域的玛瑙,玉器,以及一些象牙的制品。

    这在古时候,那可真的都是价值不菲的物件。

    沈不易的额头开始冒汗,白修在自己身上砸下重金,必有所图,而且,他也隐隐预感到,快到了摊牌的时候了。

    此时,一旁沈钧如的卧室里。

    老妇人刘氏,不无担忧的说道,“老爷,你得去劝劝不易,这样明目张胆的大肆收东西,恐怕要出事啊。”

    沈钧如点点头,“是啊,刚才我看了,那竹篮里,满满的都是玛瑙玉器,这随便一件,都是几十上百两银子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“那这么说,今晚人家送了几千两进来。”

    老妇人刘氏瞬间睁大了双眼。

    “这可不得了,老爷,还是让他给人送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沈钧如点点头,“好,我去跟他说道说道。”

    房门口,看着自己父亲铁青着脸进来,沈不易知道,这老爹又要教训自己了。

    索性站起身来,往外走去。

    “喂,老东西,咱们去外面看看月亮。”

    沈钧如点点头,要自己在这几个波斯舞姬面前发火,倒是有点不忍心,怕破坏了自己的形象。

    出去说,倒是正好遂了他的意思。

    待父子二人出去以后,红羽快步上前,在几个竹篮里翻腾一阵,终于在一个角落里,发现了什么,伸手取了出来,是一个极细的纸卷,小心的伸开来,凑到灯下,看完之后,莞尔一笑,然后,把纸卷递给了黄羽。

    三人一次看完之后,蓝羽直接塞进嘴里,吞了下去。

    这一切,都被躲在窗外的东风,看了个清清楚楚。

    院子里,父子二人,缓步走进了后花园。

    住进这宅子这么久了,沈不易都没有功夫好好的来后花园转上一圈。

    前面几株牡丹,早已经凋零,连叶子也干枯,这让沈不易颇为伤感。

    冬天,是他最不喜欢的一个季节,很快就要来了。

    “爹,你想说什么。”

    沈不易下意识的问道。

    居然开口叫爹?

    沈钧如不由得微微一愣,这不像是自己儿子的风格啊。

    看到沈钧如发愣,沈不易这才回过神来。

    笑嘻嘻的说道:“皇上说了,君为臣纲,父为子纲,要我以后对你客气点。”

    “皇上,皇上知道我?”

    沈钧如惊喜的睁大了眼睛。

    哎,老爹啊,你好歹也是做过兵部左侍郎的人,矜持一点行不行啊。

    所以,自己还得时刻打击他才行啊。

    想到这,他收起笑容,催促道,“赶紧说正事。”

    沈钧如左右看了看,一脸严肃的说道:“不易啊,咱们沈家从你太爷爷开始,便为朝廷效力,你爷爷更是被先皇封为柱国将军。”

    “行了,老黄历别说了,你接着说。”

    “咱们沈家历朝历代,那可都是清正廉明,两袖清风啊,可从未有像今天这样,大肆的收受人家的贿赂。”

    原来是为这个。

    沈不易不由得笑了。

    “老东西,你不用担心,这些,皇上都知道,是他要我这样做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个,你刚才不是说,皇上要你对我客气一点。”

    沈钧如有些尴尬的提醒道。

    “哎,我这人健忘的很,爹,我告诉你,这可是皇上安排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皇上安排的。”

    沈钧如一头雾水。

    沈不易知道,这件事,越描越黑,所以,只能半遮半掩。

    于是,他故作神秘的说道,“哎,皇上说了,这件事要保密,自己的亲老子也不能说,所以,我只能和你说这么多。”

    说完,话锋一转,赶紧岔开话题。

    “那个,你能不能过几天再回昌县,过些日子,还有人送舞姬过来,到时候,我送你几个,你带回家,解解闷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个话题,沈钧如登时喜笑颜开,早已经把自己刚才准备好的,打算狠狠地教训沈不易一顿的台词给忘得一干二净。

    安顿好了沈钧如,沈不易终于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回到屋里,三个舞姬侍奉沈不易睡下之后,想要留下来侍寝,被沈不易拒绝了。

    在没有摸清楚白修的底牌之前,他不想陷进去,那样就会十分的被动。

    夜深人静,整个沈府一片寂静,大家都已经睡去,而沈不易,却有点失眠了。

    自己最近经历了太多的事情,实在是目不暇接,自己甚至来不及好好规划一下,完全是被事情推着走。

    皇上,皇后,昭宁,白修。

    他忽然间觉得,自己似乎在这个旋涡里越陷越深了。

    忽然,屋顶一阵极其轻微的动静,紧接着,窗子被人轻轻敲了两下。
    转载请注明出处:

章节错误,点此报送,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。

5524澳门24小时-欢迎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