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524澳门24小时-欢迎您

翻页   夜间
澳门24小时5524.com > 北颂 > 第0398章 有名无实是柳郎,有情有义是虫娘
    《北颂》来源:
    李迪终究还是硬不下心肠,看着寇季自找麻烦。

    虽然他在心里无数次的告诉自己,以后再撞上了寇季惹麻烦,就假装没看见,让这个惹自己生气的臭小子,好好张张教训。

    但是当寇季真要惹麻烦的时候,他还是忍不住开口劝诫。

    寇季听到了李迪的话,想到了之前在贡院门口,他开口提醒柳永,柳永却什么也没做,顿时有了主意。

    寇季放下了柳永的卷子,对李迪、马元方二人拱了拱手。

    “小子多谢您二位挂怀,小子并没有取中他的打算。小子只是见您二位似乎对他的文章评价的很高,所以就想看看,好在何出。

    小子仔细的瞧了一下,确实好。”

    李迪、马元方二人,听到了寇季的话,心里齐齐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他二人还真怕寇季会意气用事,硬取了柳永。

    虽说他二人皆是性情中人,没少做一些性情中事。

    可正是因为如此,他们才了解性情中人在官场上行事,有多吃亏。

    昔年。

    马元方一个正三品的都转运使,就是因为一时克制不住性子,打了人。

    瞬间就被贬为从五品的知州。

    由此可见,性情中人在官场上做事,害处有多大。

    也正是因为了解性情中人在官场上不好行事,所以他二人才不愿意看到寇季也成为一个性情中人。

    二人松了一口气以后,回想寇季刚才的话,反应不一。

    马元方抚摸着胡须,缓缓点头。

    李迪则啐了一口,不屑的道:“就你小子肚子里那点学问,能看出什么……”

    马元方闻言一愣,疑问道:“寇工部学问有点差?”

    寇季刚要开口为自己正名,就听李迪道:“何止是有点……简直是奇差……圣人文章他都不一定背的全。”

    寇季不乐意的辩解道:“我虽不会圣人文章,可我会的东西,天下没几个人会。”

    然而。

    马元方似乎没听到他的辩解,居然一脸惊愕的询问李迪,“他不通圣人文章,居然也能担任科举考官,没有道理的啊?”

    李迪嫌弃的道:“谁说不是呢……”

    寇季张了张嘴,不知道说啥好。

    当初可是寇准、李迪、王曾三人帮他谋划的科举考官事宜。

    如今居然开口嫌弃他。

    明显是打击报复。

    二人数落完了寇季,就愉快的剥夺了寇季继续阅卷的资格。

    李迪随手递给了寇季一份名录,让他去审阅试卷中那些需要避讳的字,看看是否缺笔。

    古人在一些重要常客,写文写字,皆有避讳。

    首先要避讳的就是身处的王朝中的历代帝王的名讳、太后的名讳,以及帝王们明确指出,需要避讳的词。

    所以古人在写文章的时候,碰到了需要用到避讳字眼的时候,都需要巧妙避过。

    实在避讳不过,那就在写这个需要避讳的字的时候,少写一笔。

    李迪交给寇季的任务,就是让寇季去审阅,看那些考生们当中,有没有人粗心大意,写了什么需要避讳的字。

    但事实上。

    经历了秋闱的考生们,基本上已经熟练的掌握了所有要避讳的字。

    在他们的卷子上,很少很少能借着这一点挑出错。

    所以寇季的任务就显得十分简单。

    基本上处在无事可做的状态。

    咸鱼一般的在贡院里厮混了两日。

    李迪、马元方等人,经过多此审核,选出了一百多份卷子,送进了宫里交给赵祯审核。

    大宋朝初期的科举,不必宋中期、后期,还有明清两朝。

    一科选取三四百位学子。

    大宋朝初期的科举,选取学子很随意。

    有几十人的一科,也有上百人的一科。

    但很少出现两百人以上的常科。

    可能是因为常科、恩科,开的比较多的缘故……

    赵祯在寇准、王曾二人帮助下,审核完了卷子。

    确认了没有什么看着不痛快的家伙以后,点了会元,重新把卷子发回到了贡院。

    李迪、马元方、寇季三人,拟定了榜文以后,让人张贴了出去。

    榜文一出。

    有人欢喜,有人忧。

    榜上有名的,自然喜不自胜。

    榜上无名的,自然愁容满面。

    其中最忧愁的,莫过于柳永。

    当他在情人虫娘的陪伴下,看到了榜文上并没有他的名字以后,当场浑身一颤,脸色发白,呕血一口。

    “柳郎……”

    虫娘惊恐的抱住了快要倒下了柳永。

    身边跟随的两个丫鬟,也赶忙凑上前,帮着虫娘扶住了柳永。

    柳永在虫娘怀里,缓了一下。

    旋即。

    怒目圆睁。

    一首不逊色于《鹤冲天·黄金榜上》的名篇,当即就要出炉。

    “夫子院内……”

    柳永刚刚悲愤的吟出四个字,就听背后有人冷冷的道:“快闭嘴吧。”

    柳永瞪着怒目,回头一瞧,就见到了一个身形高大的汉子,站在他身后。

    柳永张口就骂,“匹夫,我吟我的诗词,与你何干?”

    汉子冷冷的一笑,“我只是奉了我家小少爷之名,过来传话。我家小少爷说了,你要是敢说出什么对他不利的话,他一定把你塞进金明池里去喂鱼。”

    “呸!”

    柳永猛啐了一口,“我柳永岂会怕了你的威胁……”

    汉子瞥了瞥柳永身后不远处的榜文,冷声道:“我家小少爷还说了,若是你不相信他的话,就让你好好看看身后的榜文,看完以后,就知道他的话是不是威胁。”

    柳永哪有心思依照汉子所说的去做,张口就骂。

    在汴京城里,骂人不犯法。

    只要不当众辱骂官家,剩下的你骂谁,都没人管。

    柳永骂人,自然不需要顾忌什么。

    柳永不看榜文,不代表虫娘不看。

    虫娘想着汉子的话,仔细的看着榜文,看了两遍以后,才看出了端倪。

    就在柳永骂的最凶的时候,她果断捂上了柳永的嘴,惊恐的道:“柳郎……别……别给自己招祸了……”

    柳永愤怒的瞪着虫娘,埋怨虫娘捂住他的嘴。

    虫娘却像是没看到他愤怒的眼神一样,捂着他的嘴,扭过他的头,让他看着榜文。

    “柳郎……你仔细看看榜文……仔细看看……”

    柳永在虫娘再三催促下,强忍着怒火,在榜文上扫了几眼。

    然后愤怒的瞪向虫娘。

    虫娘见柳永怒火冲头,已经失去了理智,根本没仔细看榜文,就又紧张又小声的提醒道:“此前辱骂过寇工部、寇太师、李相、王相的那些读书人,一个也没有出现在榜上。

    那个过来传话的人,必然是寇府的人。

    给你传话的必然是寇工部。

    那些读书人仅仅是辱骂了一番寇工部,寇工部就让他们榜上无名。

    你若是在寇工部提醒下,还得罪他的话。

    他一定不会轻饶你。”

    虫娘还有一些话没说出口。

    通过榜文,虫娘还看出了,寇季是一个睚呲必报的人。

    说弄死柳永,那就一定会弄死柳永。

    人家派遣府上的仆人传的话,不是警告,也不是威胁,是在传达一个事实。

    柳永在风月场上的名头是够大。

    香名满天下。

    但还不足以让他在寇季手里讨下性命。

    寇季真要弄死他,那就弄死了。

    满朝文武中,没有几个人会为他喊冤。

    除了那些青楼、教坊里面的女子们。

    那些女子们,平日里是被达官贵人们捧的高高的不假,可又有几个达官贵人愿意为了他们,去得罪寇季?

    柳永在虫娘的劝诫下,收起了过激的反应,但他眼中的愤怒却没有消散。

    虫娘松开了手。

    柳永咬牙道:“他以权谋私,已经触犯了国法,青天白日之下,他还敢草菅人命不成?”

    虫娘哀叹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柳郎……算妾身求你……忍一忍好吗?”

    柳永咬着牙,瞪着眼。

    他心中很不平静。

    如何忍得下这口气。

    眼见柳永有张口的趋势,虫娘赶忙道:“那寇工部,虽然没有取中你,但是在你落榜以后,还派人过来提醒你,必然是对你有几分心思。

    不若我们听一听寇府仆人的来意,再做定夺如何?”

    经过了虫娘提醒,柳永也反应了过来。

    柳永咬牙道:“那就听听,看他能说出什么花来……”

    虫娘赶忙点点头,回身对寇府的仆人一礼,饱含歉意的道:“柳郎落榜,心绪难免有些冲动,得罪之处,还望你见谅。”

    寇府仆人见虫娘面皮生的好看,又肯低声下气的跟自己说话,心头的火气也消散了几分,瞪了一旁的柳永一眼,淡淡道:“不碍事……我就是个仆人……又不是什么贵人,受得起辱骂。”

    虫娘感激的看了寇府仆人一眼,在身上摸索了一番,没有摸索出什么钱财,就只能取下头上的银钗,递给了寇府仆人。

    “一点薄礼……”

    寇府仆人见此,愣了愣,摇头拒绝了虫娘的贿赂,语气温润的道:“我家小少爷吩咐过,府上的人,不许收受贿赂。

    我若收了你的东西,必然会被小少爷赶出门墙。

    小少爷仁厚,少夫人心慈,给我们的月例,乃是汴京城最高的,你可别害我。”

    虫娘闻言,赶忙收回了银钗,对寇府仆人一礼,“是妾身孟浪了……”

    寇府仆人犹豫了一下,瞥了柳永一眼,低声道:“你这般女子,跟你这么一个不知好歹之人,糟蹋了……”

    柳永听到这话,当即就要发火骂人。

    虫娘却拽住了他,对寇府仆人干巴巴笑道:“妾身倒是觉得,自己配不上柳郎……”

    寇府仆人见虫娘一直在维护柳永,也就没有再说柳永坏话。

    虫娘安抚了柳永,对寇府仆人又是一礼。

    “寇工部差遣你来传话,除了要提醒我柳郎以外,可还有其他的话?”

    寇府仆人沉默了一下,说道:“小少爷说了,他在贡院不远处的三步茶寮等你们。”

    虫娘闻言一喜。

    诚如她所料,寇季必然是看中了柳永之才。

    今科虽然没有取中柳永,必然要叫柳永过去,提点一二。

    虫娘赶忙道:“烦劳你回去告诉寇工部,妾身和柳郎这就过去。”

    寇府仆人抱了抱拳,离开了贡院门口。

    虫娘回过身,对柳永激动的道:“柳郎,寇工部必然要提点你,你一会儿过去了,可要谨言慎行。”

    柳永冷哼道:“他要是真提点我,就该取中我。此番叫我过去,八成要奚落我,不如不去。”

    虫娘苦着脸,耐心的安抚了柳永许久。

    连哄带骗的拉着柳永离开了贡院门口,前往寇季所在阿茶寮。

    到了茶寮前。

    就看到了寇季带着几个豪仆,霸占了整个茶寮,坐在那儿品茶。

    虫娘拉着柳永,进了茶寮,屈身向寇季施礼。

    “妾身虫娘,见过寇工部……”

    柳永瞥了一眼寇季,不情不愿的对寇季行了一礼。

    “柳永见过寇公子……”

    寇季瞥了虫娘一眼,略微点点头。

    目光落在了柳永身上以后,冷冽了三分。

    寇季淡淡的道:“此前秋闱取中了你,你在我面前自称学生。如今春闱没取你,你就在我面前自称柳永。还真够势利的……”

    柳永闻言,冷哼道:“尔等对柳某不公,柳某为何要对尔等恭顺。柳某原以为,你和其他人不同。这才参加了此次春闱,若是早知道你跟其他人没有什么不同,柳某就不会再踏入科场,自取其辱。”

    “呵?!”

    寇季被柳永气笑了。

    旁人或许还会信了柳永的鬼话,可知道柳永生平的寇季,岂会被柳永的鬼话给骗了。

    “照你的说法,你参加春闱,是为了我?”

    寇季讥讽的说。

    不等柳永开口,寇季面色一冷,道:“你真要对我如此忠心,我就算舍弃了一身名声不要,也敢取中你。可你明显不是,你根本就是为了自己的仕途。

    我念你有一些才华,想给你一个机会。

    可你却如此狂妄。

    若不是看在你身旁有一位有情人的份上,我早就送你去千里之外,与野兽为伍。”

    寇季这话倒不假。

    柳永在史书上名气极大,可不代表寇季就一定要捧他。

    寇季此前在秋闱科场中提携了一次柳永,确实有看在他在史书上名气极大的份上,捧他一把的心思。

    可此番秋闱,看到了柳永为人以后,寇季就熄了几分捧他的心思。

章节错误,点此报送,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。

5524澳门24小时-欢迎您